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清辨般若燈觀如來品殊為重要,菩薩破阿毗曇、犢子部、自部中觀者對於如來(真如)的謬見,今略作斷句如下。

釋曰:今此品者,亦為遮空所對治,令決定解第一義諦如來身故說。

修多羅人及鞞世師等言:有自體色等諸體是體故,譬如如來。何等是如來?謂金剛三昧解脫道,同起無間第十六剎那心,彼差別門初起剎那,即名為智。此智是第一義諦如來智,所依陰亦名如來。

論者言:若依止世諦,智諸體及如來有自性,汝欲得取,此成我義。今依第一義諦觀如來,若此智是陰自體者,已攝入諸陰中,今遮如來,亦遮彼智。如論偈說:
非陰不離陰,陰如來互無,
非如來有陰,何等是如來?

其實從機場提領行李,就能看出端倪。

這時,你的信仰、膚色、存款、學歷、社經地位、以及年紀,都無法包裝。

那是西元2000年左右的事情了。(嚴謹一點是1999年,不過對於那些受苦的眾生來說,哪一個確定的年代並不重要,唯一是苦)

我依稀記得很清楚,他從中部受災區打電話給我,我人在台北。


我還記得當時台灣發生了921大地震,得知消息後,我自願前往災區幫忙,索性向一個非營利組織報了名,然後按照時間出發。

一行人搭上遊覽車到達了災區後,被分配到了相關單位。

下午,電視正在播放一位來日本多年的中國人。
 
說是中國人,其實是出生在中國的中日混血(講混血,其實是一種歧視語言)。

近來多有人引海濤、慧律二師來譏諷。世俗上,面對這些情感、家庭種種世俗事理,除了法律外,一般會在道場尋求法師開示者,多為對於佛理法義不懂,因為不懂,所以大多數的法師皆會以通俗易懂的道理來說明佛法,難不成一般大學、碩博士的課程你要講給一般的小學生聽嗎?他聽得懂嗎?對法眾不同,當然所說的見解也不同。你只能說,法師想表達的意思是「眷屬無常」,該放下的就放下,該處理的就處理,說空,是因為中文容易懂。

至少人家出了家,謹持禁戒斷除男女欲愛,你斷除了嗎?

我以為,其人等實在無智,何以故?不知空故。更有人用世俗緣起法說為空,須知,世俗皆為能所二取所見,依世俗有無說空,實為兔無角論。

採用simple mind製作關於末那識八段十義的重點。

大毗婆沙論關於阿毗達摩義-心智圖

華嚴經中雖然有種種婆羅門、甚至示現外相類似 佛說禁止的苦行,然而其所宣說的佛法卻是以二諦為主。

現在的人讀了華嚴,就以為原來各種宗派的教義其實也是佛法,這其實是誤會了華嚴經的境界,這就是異生性尚未進入信解行位、自身具足一切煩惱障而未能信解、甚至修觀導致如此。

修瑜伽者為對治無始以來異生執取常見故,而修「非常」行相,世間諸相皆非常故;為對治世間樂見故,修「苦」 行相想;為對治我所邪見故,修「空」行相,無我所故,皆緣自心變現所執取故觀空斷我所;為對治我見故,修「非我」行相,世間非實我、勝義諦無有實我體故,斷我見故,一切我愛皆末那相應。

為對治外道無因見故,觀修「因」 行相,有因有緣世間集故;為對治邪執梵王、自在天等第一因見故,修「集」行相,多法聚集為因生果,既有因則是多法聚集而無常。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云何斷斷?若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起惡不善法不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生善法令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已生善法增益修習,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斷斷。云何律儀斷?若比丘善護眼根,隱密、調伏、進向;如是耳、鼻、舌、身、意根善護、隱密、調伏、進向,是名律儀斷。云何隨護斷?若比丘於彼彼真實三昧相善守護持,所謂青瘀相、脹相、膿相、壞相、食不盡相,修習守護,不令退沒,是名隨護斷。云何修斷?若比丘修四念處等,是名修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