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外人問難:見分恒緣故是相分,此即是識體功能義分,故成相分。真如亦是識之自證,識所顯故,應為相分所攝。

護法菩薩解釋說:然真如是識實性攝故,既然稱為無相則不同種子,種子並不是是八識實性故,故為相分,種子亦是界之通名。真如法性但是八識心王之性攝,其體實為無相,所謂空、無相、無願,見分唯不緣識自體分。

第一,總辨諸教、業、宗、體、名。於中略以五門分別:一、教益有殊。二、時利差別。三、詮宗各異。四、體性不同。五、得名懸隔。

第一,    教益有殊。復分為二:初明輪益,後辨義益。
(第二),明輪益中,復分為二:先明異計,後明大乘。

明異計者:其多聞部、薩婆多部、雪轉部、犢子部、法上部、賢冑部、正量部、密林山部、化地部、經量部十部同說:非諸佛語皆為利益,要逗物機,務心入道名利益故;唯八聖道是正法輪,轂、輞、輻、圓,摧破煩惱名為輪故。故世友說「非如來語皆為轉法輪」;世尊所言亦有不如義,詮八道教八道境故。亦名法輪,所餘功德及所餘教,雖名聖教,不名法輪。如問慶喜:「天雨不耶?」問諸比丘:「汝等乞食易可得不,氣力安不?」此何利益?轉何法輪?故諸經中雖敘佛語,有非利益而非法輪,如說「逆害於父母」等。此教所言何必如義,故佛亦有不如義言。此等十部,總說諸經有不如義而說虛言,有非法輪而無利益。

駒澤大學,舊稱曹洞宗大學林。位於日本東京都世田谷區。世田古區算是住宅區,當然也有許多林立的商業大樓。不過主要還是以幽靜出名的住宅區出名,除了多所大學外,也有一些美術館、新創公司在此。

生如朝露,死如水滴。

三訪此處,為火化事。

他穿著廉價的西裝,身上唯一值錢的就是他正在使用的電腦,ㄧ台台幣七萬多元。

他急忙著將專案報告趕緊寫完,客戶見了他,覺得他的產品也跟他身上廉價的西裝ㄧ樣廉價吧。客戶並不知道,他這樣節省是因為家裡有需要照顧的老母親,雖說他有幾位兄弟姐妹,但他們都不管事、也不寄錢回家。

竹內節子,與明星竹內結子只差一個字,人生卻大不同。

她在東京都上班,每次回到河北石家莊,她總是替家人添購許多日常用品,也順道詢問工作單位有沒有展示用的馬桶要出清,她想帶回家給家鄉的親朋好友用,最重要的是她的母親。

周末早上,咖啡店聚集形形色色的人們。

老人家也閒不住,他們想多聽聽年輕人的八卦聊天,以免脫離社會。

她十六歲就遇到她現在的先生,因為談戀愛,高中畢業就與他結婚,當時所有人包括她的閨密都覺得她瘋了,因為她的學業足以保送大學,但她選擇了愛情,因為她從小沒體驗過親情,是的,她其實是孤兒,剛出生五個月就被父母遺棄的孤兒,因為父母都是華人,在日本生活非常不容易,所以他們選擇了丟棄她,很奇怪似的,自從她五歲在中國料理店看到油條,從此以後,每天早餐一定哭求孤兒院的院長給她煮油條。心理學家常說,被父母遺棄的孤兒在機率上,也會影響到小孩日後的人格發展,她不信邪,她覺得她先生就是她的真愛。

時,鴦崛髻遙見世尊來,見已便作是念:「諸有人民欲來過此道者,十人共集至,或千人然後得過,隨意所欲而殺害之。然此沙門獨來無伴,我今當取殺之。」

時,鴦崛髻即拔腰劍往至世尊所。

這一切都要顯現的非常莊嚴肅穆,特別是在這種場合中,妳還必須先洗淨身軀、薰香繞身三遍,才能直驅裡頭,與眾人為伍。

哲學家朋友與他們圈子內的教授朋友群開始討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