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三年疫情改變許多,有的朋友得了癌症、有的則往生、有些則人生不順遂,...。

何謂無諍法?龍樹大士《智度》云:「無諍法皆是無相,常寂滅不可說;今說布施等及無常、苦、空等諸法,皆為寂滅無戲論故說。利根者知佛意,不起諍;鈍根者不知佛意,取相、著心故起諍。此般若波羅蜜,諸法畢竟空故,無諍處;若畢竟空可得、可諍者,不名畢竟空。是故,《般若波羅蜜經》名無諍處,有無二事皆寂滅故。」

靜坐若干時,一下時間已過約莫下午四點多。《智度》云:「若有初發佛心,布施眾生亦復如是。初以飲食布施,施心轉增,能以身肉與之。先以種種好漿布施,後心轉增,能以身血與之。先以紙墨經書布施,及以衣服、飲食四種供養供養法師,後得法身,為無量眾生說種種法,而為法施。如是等種種,從檀波羅蜜中生檀波羅蜜。」波羅蜜若不行亦不能稱波羅蜜,特別是檀波羅蜜。

無著菩薩《莊嚴》〈梵住品〉言大悲樂勝,此品等乃參酌大論〈菩薩地〉而成,此品之前先說〈供養〉、〈親近〉二品。何故為大悲樂勝?如云:「苦者,悲諸苦者,諸菩薩以悲起諸苦,是故名苦者。不施云何樂者,菩薩大悲故,以他苦為自苦,若不施他樂,云何得自樂?以令自樂故,施樂拔他苦者,若菩薩施眾生樂,拔眾生苦時,即是菩薩自作樂。」亦即菩薩以熾然、怨勝、苦逼、闇覆、住險、大縛、食毒、失道、非道住、與瘦澀十種眾生為所緣境界,故於此又云菩薩『大悲故,以他苦為自苦』。

台灣的民主自由程度雖然頗高,然在民主素養上是不如日本的。

於日本時,早上五、六點即見到於某車站兩個出口各有一參選人發送傳單,一位為女性參選人、一位則為全盲人士,我隨手收了全盲人士親自雙手遞上的傳單(當然,台灣的參選人也是會雙手遞上傳單),傳單設計內容簡要明白、用色鮮豔,其後則站有一位陪同參選之工作人員。在日本選舉時,我是沒有見過參選人藉由造勢活動等宣傳請選民吃飯的,至少在關東區內是如此,連一瓶水都沒見過,可能是我孤陋寡聞吧。當然,選後各種派系之民意代表間接收送特殊團體之金錢等違法事情,那是有的,但比例應該少於台灣。

訪日月餘,回台已三、四日,說說此次確診情況。

確診當日晚上,因為是週五,身體發燒至三十八度半,然夜半則色身會發冷,兩種現象交織一日,隔日則又全身酸痛、亟欲睡眠,發燒兩日。第三日則已退燒至正常溫度三十六度半,身體有力氣行走,日本是沒有嚴格法規規定確診者不能外出的,然自身其實確診後,也不會想外出,因為亟欲睡眠、發燒兩者就讓色身疲憊。其實整體感受就像是高燒感冒一樣,又酸痛,因為本人施打疫苗為最早期之AZ兩劑、加上BNT一劑(本想打莫德納等疫苗,但缺貨),所以可能確診後之副作用也因人而異。

民主的結果

在日本吃素食,最好的選擇除了日本傳統料理之外,就是印度、尼泊爾料理。中華料理一般炒菜過於油膩,再加上可能大多使用同一個鍋子,若是如我十六、七歲就吃素者,容易引起腸胃不適。

進入了曾經居住過的上野附近的尼泊爾餐廳,之前的人都換成另外的人了,沒有一個認識的,價格也稍微漲價了,現在日本漲價似乎都不會進行討論,本來一瓶明治優酪乳(中國稱為:酸奶)一百八十多日圓,沒過三、四天超市的價格已經變成二百四十多日圓,漲價的價格超過台灣,台灣在價格穩定上,應該還是不錯的,只是台灣超市的蔬菜賣相奇差、價格與賣相不成等號,而日本的蔬菜價格實際上普遍比台灣便宜許多。

玄奘三藏翻《稱讚淨土佛攝受經》云:「又,舍利子!若諸有情聞彼西方無量壽佛清淨佛土無量功德眾所莊嚴,皆應發願生彼佛土。所以者何?若生彼土,得與如是無量功德眾所莊嚴諸大士等同一集會,受用如是無量功德眾所莊嚴清淨佛土,大乘法樂常無退轉,無量行願念念增進,速證無上正等菩提。故,舍利子!生彼佛土諸有情類成就無量無邊功德,非少善根諸有情類當得往生無量壽佛極樂世界清淨佛土。

五陰熾盛於此不見苦而見樂,故異生有情於此多觀他過不省己過。不說僧過,卻又常談臆測登地菩薩論書極不信受又隨意興謗、或蓄意尋覓其說之缺失、或於諸轉法輪生勝負心,如何於此不是談僧過?既為不信,如何說實?彼既無信實有德,如何真實於此生大仰敬?故多於此幻生諸我以契自習,熾盛於苦卻為樂故。

彌勒《瑜伽》言極微乃計常論者執、龍樹《智度》言微塵但有虛名、天台智者引《智度》破外道鄰虛義、三論吉藏破外道微塵生義、羅什三藏言佛不說有極微,若說極微,即墮邊見義。是故空有二宗言極微者,皆為虛名無實存,最後生菩薩 彌勒說執取極微為實者乃常見論者,非佛所言,如何於此不生信受?

執取意識能生一切法或無漏即真如者,彼等所執更為離譜,若許,則彌勒、無著二大士亦不必說阿賴耶識成大王路,說大王路者乃令有情轉依真如而證無漏清淨依他。若許意識,「即應有二意識於母胎中同時而轉者,謂異熟體有情本事不待今時加行而轉無記意識,及可了知所緣行相樂苦受等相應意識,是二意識應一身中一時而轉。」

中元節本為住民以豐收土地而感念大地所發,爾後轉變為祭祀天、地、水三位一體之地官,源於漢、始於《儀禮·覲禮》,後又與巫覡宗教合流。如袁桷《燔柴泰壇議》提及:「《祭法》亦曰:「燔柴於泰壇,祭天也;瘞埋於泰折,祭地也。」此中即取自《爾雅》「祭天曰『燔柴』,祭地曰『瘞薶』。」

何謂名言?謂表義、顯境。是故眼見色法而生種種分別功能,則歸為顯境名言,現行故。成唯識論云:「名言有二:一、表義名言。卽能詮義音聲差別,二、顯境名言。卽能了境心心所法。」何謂名言習氣?論卷八又云:「一名言習氣。謂有為法各別親種。名言有二。一、表義名言。卽能詮義音聲差別。二、顯境名言。卽能了境心心所法。隨二名言所熏成種,作有為法各別因緣。」

《瑜伽師地論》『唯』『餘』說真如
《瑜伽師地論》對於二乘阿羅漢無餘依涅槃的定義,如該論卷第八十云:「問:諸阿羅漢住有餘依涅槃界中住何等心,於無餘依般涅槃界當般涅槃?

答:於一切相不復思惟,唯正思惟真無相界,漸入滅定,滅轉識等,次異熟識捨所依止。由異熟識無有取故,諸轉識等不復得生,唯餘清淨無為離垢真法界在。於此界中般涅槃已,不復墮於天、龍、藥叉、若乾達縛、若緊奈洛、若阿素洛、若人等數。以要言之,所有有情假想施設,遍於十方一切界、一切趣、一切生、一切生類、一切得身、一切勝生、一切地中,非此更復墮在彼數。何以故?由此真界離諸戲論,唯成辦者內自證故。」

 

摘要:

《唯識三十論頌》云:「謂此三十頌中,初二十四行頌明唯識相,次一行頌明唯識性,後五行頌明唯識行位。就二十四行頌中,初一行半略辯唯識相,次二十二行半廣辯唯識相。」然唯識相所攝之阿賴耶識,演變為諸多學人誤解唯識學所建立之第一因,故有種種對於唯識三時教理之誤解,慈恩基師「《成唯識論述記》云:「又言唯識相、性不同。相即依他,唯是有為,通有、無漏;唯識即相,名唯識相,持業釋也。性即是識圓成自體,唯是真如,無為無漏;唯識之性,名唯識性,依士釋也。唯內證淨,為簡依他,故說識性。何故須簡?有漏依他不可敬故,無漏依他亦俗諦故,非最勝故,非諸聖法真實性故,非所證故,非迷悟依故,或彼即是滿、分淨故,略不敬也。」事實上,彌勒、無著、世親乃至玄奘、慈恩基師等菩薩真的建立阿賴耶識為第一因嗎?故多學人有執取阿賴耶識為空性者、有執取無需要阿賴耶識者、有執取無需法爾種子者,即能生一切法。此中先引數論等外宗所執第一因作為何謂第一因之宗因,並略述數論等外宗所執我之體性,再說明數論宗執受者義為彼之我義,以此先理解外宗所執不變異之實我究竟為何義。

東瀛長屋相國於千僧衣緣繡偈曰:『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然觀察今之網路諸友於心何在?曾經受得他人所贈物,於今則全然忘卻,顯見諸學子常自言一乘種性、菩薩種性,多為無義。然何謂一乘、菩薩種性?亦即大悲菩提心,以所緣所知境眾生所受苦為己受苦,眾生,不是你所愛即修慈心、悲心,此中所愛者容易,然大悲者,如佛本生說,一切令己樂、苦、非苦非樂受之眾生皆希冀彼等解脫。

略談月稱論師《入中論》犯相符極成過      王穆提
 
 
月稱論師《入中論》言:「總如所知非有故,應知內識亦非有。」《講記》解:「此二句總破。所知謂境。若謂心有,境亦應有;若謂境無,心亦應無,二無差別故。」此中月稱執唯識宗以為心識實有故如此而說。
 
以下根據《成唯識論》、《辯中邊論》、《成唯識論料簡》、《掌中論》分別說明唯識正義。

戰爭是對人類文明的毀滅,暴力是對人性善良的敗壞。

只要是人,不論意見多麼相左,都不應當見他人悲劇而心喜,這是2022年,不是1800年,人類要獲得進步,應當是從心智與同理心去增上,而非始終認為暴力才是最好的手段,一個人使用言語的暴力、行動的暴力去面對現代的文明社會,只是讓自己顯現的更加野蠻。只要是人,都應當期盼這個世界不再有任何的暴力發生,否則,當人為何?如果你希望暴力能解決問題,言語上、心理上、行動上的暴力,那麼,你與鬼畜眾生又有何差異?許多人穿著西裝、穿戴各種名牌、過上好日子了,然心理上卻與畜生沒兩樣,就如同白日行走的夜叉一般。觀看一個人、一個民族的未來是否有光明的一天,你就觀看他這個個體、群體如何看到對手、朋友發生悲劇的反應,你就能從中獲得一二。

一、曬經活動,記得以往大學佛學系也常做此等活動,一般台灣大學皆有《大正藏》等藏經提供學生借閱,加諸各自的佛教社團又各自有收藏藏經,所以時常能見到各種曬經活動。

 

台灣書籍修復師:
https://www.twreporter.org/a/art-behind-art-book-repair-asobookmaker

 

記得中國也有此類工作,諸如古籍修復師等,此等職業尚好,可惜常常頒獎一個獎牌之後,就無後人問津,所謂的傳承文化並非僅只一面獎牌,而是日日做,反覆的進行重複的工作並且傳承下去。

 

二、可以建議貴寺學員僧俗是否願意一起進行數位化?像是台灣香光尼眾圖書館將朱裴居士《菩提樹》雜誌數位化:
http://www.gaya.org.tw/library/ejournal/bodhedrum/index.htm

一、感恩您的分享法義,以及對 中論 的辨析!其實可以給譯者去信留言,指出您的意見。像如石法師等也會不斷修正完善自己的譯本。
略答:仁者來信有問故本人答,不論對方之疑問為何而故答。不必讓對方難堪,此為本人做人之一貫立場。與仁者交流乃在於讓法師知悉因明論理等學爾,世俗法上,我們不應該輕易傷害他人之自尊,更何況他人花費時間撰寫之心力作品,應當給予尊敬。

阿彌陀佛。

XX法師:

要先弄清楚所謂的辨別析義之前提者何,若所缺中觀、唯識、阿毗達摩、甚至密教部經論而自說,則非等同其說,應當先理解漢語以及藏語所翻、撰經論有多少的差異,若不先明白於此,也無用處,網路或者一些著作所辯論者,大多淪落於此,多為無義,如同說日本東京,多人同指一地,然依據時代不同,關東地區早期卻以江戶著稱,同為一地,意義卻不同。

一、若藏語大藏經與《弘法藏》相比,則:
. 漢藏共有的經論是約640種 。
. 漢語有而藏語無之經論約莫880餘種(包含重譯)。
. 由漢語轉譯成藏語者,現存20種。

若再與《大正新修大藏經》13,520卷相對,則藏語大藏經所缺經論又更多了,若從唐疏密教儀軌所翻藏語則更缺。

阿彌陀佛。

XX法師:

一、「內地」用語,按古籍所載,最早者為《史記》所書,如:
(一)、《史記》〈周本紀〉:「襄王乃賜晉文公珪鬯弓矢,爲伯,以河內地與晉。 二十年,晉文公召襄王,襄王會之河陽﹑踐土,諸侯畢朝,書諱曰『天王狩于河陽』」。
(二)、《史記》〈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薄會稽,爲梁、楚、淮南、長沙國:皆外接于胡、越。而內地北距山以東盡諸侯地,大者或五六郡,連城數十,置百官宮觀,僭于天子。」

以上二者主要指陳的為「京畿」之地,亦即非以國家稱呼,而是以地理位置稱呼。

另外,《漢書》〈匈奴傳第六十四下〉:「是以《春秋》內諸夏而外夷狄,夷狄之人貪而好利,被發左衽,人而獸心,其與中國殊章服,異習俗,飲食不同,言語不通,辟居北垂寒露之野,逐草隨畜,射獵爲生,隔以山谷,雍以沙幕,天地所以絕外內地。」以上則以華夷思想作為內、外之說。

第 1 頁,共 11 頁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