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人為什麼會妄語?動機無他,為了利益故。不論是自己個人對財富、名聲、地位的利益,還是對色身執著的利益、乃至自己所依靠的團體所產生的利益,都會引起妄語的產生。

何以故?為了避免自己所攝受的利益受到影響。

在一個幾乎不說謊的環境下,一兩個人說了謊(妄語),那麼,就會非常突兀。而在一個幾乎天天說謊、吹牛的環境下,偶爾說個小謊(小妄語),則自覺無多大關係。而在一個凡是講究誠信的社會中,只要涉及到妄語的部份,這代表了這個人以後的事業不會有人再給予支持、信任,而在天天說謊、吹牛的社會中,要人不妄語,似乎就變成了有些不通人情。

聖者阿羅漢苾芻為什麼能夠於五處所不會再犯?

雖說是重返洛陽龍門石窟,卻是於台灣高雄佛光山看展。日本有洛陽學、現在台灣也展示洛陽龍門石窟壁畫,除了壁畫外、還有拓版畫,與幾尊非常莊嚴肅穆的佛像。龍門石窟的西山與東山兩部分從北魏開鑿到東魏與西魏、北齊與北周、隋、唐、五代、北宋、明之修復與續作,前後總共將近八百多年至一千一百年之久,而以北魏、大唐所開鑿的時期花費最久,約莫有一百五十年。倘若僅以開鑿雕刻作為計算就有四百年之久。

洛陽龍門石窟現存一千三百多個石窟,窟龕兩千三百四十五座,佛像則有九萬七千餘尊之多。從開皇十五年行參軍慈明邑子等造阿彌陀佛龕、到魏碑,皆是世界遺產。此次除了龍門石窟外,同時也展示了鞏義石窟之壁畫拓版畫等世界遺產。鞏義石窟擁有七千多座佛像。

除了玄奘三藏本為洛陽人外,洛陽關於佛教的三藏法師與居士有:支謙、康孟詳、曇果、法炬、法立、竺法護、慧光、義淨、安世高、菩提流支(菩提留支)、勒那摩提、實叉難陀、瞿曇般若流支、佛陀扇多、地婆訶羅、闕公則、慧日、攝摩騰、竺法蘭、彥琮、瞿曇僧伽提婆 (Gotama Saṃghadeva) 、法和、善無畏、金剛智等。

如眼識收看手機訊息,率爾心起,為了知訊息即起尋求,尋求若無欲,則無能生起,是故於此生起希望欲想,了知為誰所傳後,心中生起:原來是他所傳,以此作為先境爾後生起決定心,先境則為虛妄想像,我們所根據對人的記憶也是如此,以先境作為評斷準則。爾後,生起此人為我所喜、所怨之人,不知是否要讀訊息?既能決定而生染、淨心,而於此染、淨心抉擇後再順前境而起,名為等流。於此染、淨而後種子又熏、熏而後又於先境生起現行,染、淨不斷,故成有漏,生死不斷,只需一秒鐘。

不論是五心輪或者九心輪(基師說實際上僅有八心輪),修持此的動機為何?動機建立後,後續的目的才能顯現。要觀無常,不僅只有五心、九心輪的觀察,實際上從日常生活中,每日入睡時即能清楚明白無常之苦,當亟欲入睡時,意識昏昧,縱使強令專注,亦難敵睡眠,此即是無常之苦。

教養,是一般人皆需具備的禮儀與態度。

沒有教養,再怎麼修行也無用處。

何以故?所謂教、養者,依佛法三科義入教、修正逆養習氣者是也。若無教養,則令人覺學佛無益處,人人見你如此沒教養,怎麼會對佛法有信心呢?

再者,諸人入佛寺、參與共修,目的帶點功利主義,帶點這般我入佛寺培植福德,然出佛寺後,於眾人前後則原形畢露,其所讀經論與己受用無關,經論是經論、我是我。雖持戒、受戒亦無多大益處,教、養者,不入心也。

羽田機場非常美麗的日本畫連屏。

先前寫道投胎是門技術活,多數受苦的人並不是自己願意也是自己願意的轉生到這個地球,而出生於不同的國家、城市,則又有不同的身份,這些身份僅只代表自己在今生所轉世所得到的一種標籤。

但是,有些人特別在乎這樣的標籤,或者隨著政客、媒體操作,而不願意從多方面的角度去沈澱自己的心靈、觀察這個世界。

凡夫位是否能觀察到第八識,與如何比量觀察第七識、第六識,與我見又有什麼關係?

第八識唯有初地菩薩方能觀之,其他人說不用初地就能觀察第八識,皆是虛妄想像。我見,俱生、分別,六七二識皆有。末那識(第七識)《三十頌‧第六頌》云:「四煩惱常俱 謂我癡我見 並我慢我愛 及餘觸等俱」,按照八段十義此為心所相應門、染俱門。何謂我見?《成唯識論》云:「『我見』者謂『我執』,於非我、法妄計為『我』,故名『我見』。」又說:「未轉依位』恆審思量所執『我相』,『已轉依位』亦審思量『無我相』故。」

瑜伽燄口,又為施食,施予鬼趣有情故。依照法本為唐朝開元三大士 不空三藏所翻譯《救拔焰口餓鬼陀羅尼經》作為儀軌。

不空三藏曾隨著其師金剛智到洛陽,並於廣福寺受說一切有部石戒壇比丘戒。而開元三大士善無畏、金剛智的遺骨則葬於洛陽龍門,距離龍門石窟不遠處。

台灣於盂蘭盆節的佛教徒,一般會前往佛寺參與瑜伽燄口法會,時間都在農曆七月十五日左右,稱為「孝順月」、「吉祥月」或者「慈悲月」,除超渡歷代祖先外,嬰靈、往生動物都能一一超渡。

有漏世間無不是苦,縱使是台灣、日本福利制度好,然也是苦。何以故?色身隨著年紀增長、患病則有身體上的苦,世俗人賺錢獲得金錢、地位,然也是苦,於此賺錢時,也能了知眾生為了金錢、地位而彼此爭鬥之苦。然制度的好,乃在於建立每個獨立的個人有一定的生活保障,諸如言論、健康保險、思考等都是。制度好,僅是此土有情共業所感,然也不能出離世間種種煩惱、算計、諸惡法。

一個人的邪念最容易觀察到的就是分別計執的貪求法,為了得到車子、房子,也學會了算計。思維觀察後,人性的惡,永遠不能得到因為獲得物質上的享受而有暫時的休息。現在的體會是,人生有空閒,才是真正的世間福報,因為有了空閒,你又能修行、深入經藏,與其他世間貪愛法,如男女欲、名利欲、出國旅行欲等相比,確實是福,若能如實運用於世間生活上,更是福。這些都是人生的體驗。

週一泡湯日。

許久未在台灣台北泡湯,幾十年的眼疾因度數上千度,時來會眼痛,此即無常,苦,然觀察此苦為我、我所否?縱使觀察此苦非我、我所,是否依然眼不會痛?當然不是。

此泉與日本玉川溫泉水質相同,為世界上絕無僅二的溫泉,只有台北與日本秋田田澤湖擁有此泉,幾年前到過田澤湖,不過為冬天,整片田澤湖被大雪覆蓋,幾無人跡。可以從東京搭乘東北新幹線到盛岡站,再轉搭公車巴士到達田澤湖。

意識於婆沙雖然也有說明到無漏的部份,然意識所生身者,依照彌勒所說當為第八識所生身,意識並不能生身,意識於昏迷、夢、正死位並不現行。

然《金剛仙論》依照 玄奘三藏所傳 窺基法師所言為中國吳人所做,當為當時江、浙一代人所書,論中常說:「西土所傳…..。」即能明白其所謂的西土為印度。倘若是印度人所撰寫者,則不會說西土,如果是,則印度之西邊為波斯中東等地。

《太虛大師全書》值得閱讀,我於當時閉關期間閱讀其書,受用頗多,雖然大師者為佛陀也,然太虛法師業已往生,其般若慧確實有一定程度,特別與內學院書信往來之法義探討,值得思維。且太虛大師於文筆上撰文極簡,我於二十多歲註解《瑜伽師地論真實義品》多為引用其著述。

若無發出離心,則一切六度皆為欲貪所求。而發菩提心者,四智菩提,即是唯識相。空性正見,二空真如法性唯識性義。

夜晚,靜坐數小時。收攝身心,調養色身外,主要的還是專心一緣,觀諸苦蘊。何謂苦蘊?於世間上種種名、利、相皆是苦蘊,為苦所集而成苦蘊。為什麼是苦?於此生種種愛、恨、無常、痛苦諸想、諸受。所以世間人學會演戲、兩舌、離間語,乃至造神。

意識形態導致人類造神運動,而無明與非理性的思考,讓大眾盲從於各種世間活動,事業要造神、政治也要造神、宗教也要造神,因為無明。

第 1 頁,共 3 頁

搜尋本站

請書

amazon

前往:Kindle商店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