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隨筆

幾十年以前的台灣非常窮困,天然資源豐富,但沒有提煉的技術,對於當時要改善整個家庭生活的台灣人也沒用。

阿月,六十多歲,從小他們家族多人,幾個人穿著木屐由台灣南部搬遷到台北居住,為了給兄弟姊妹有學費能夠上學,阿月的母親在家裡後院眷養了幾隻豬仔,雖說是後院,其實不大,僅能眷養六、七隻小豬仔,一年養兩批,一到六月一批、七到十二月一批,以應付七、八位小孩上學的學費。本土台灣人是沒什麼特權可供使用的,在當時。

這一養也養到他們長大成人。阿月從小由於母親重男輕女的緣故,只能上到小學畢業為止,雖然她比他台南一中畢業到台大的先生還懂如何發展事業、在聰明這一點,整個家族是無庸置疑的排名前茅,但在台灣當時的重男輕女的環境下,小學畢業後的職場就職,幾乎都是當時女性普遍現象。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聞所成地引用《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而《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為廣釋《長阿含經》。《瑜伽師地論》後半部,〈攝決擇分〉,引《解深密經》全(除〈序品〉)、《寶積經》本母。《瑜伽師地論》後三分,〈攝事分〉中事契經的本母,與《雜阿含經》契合。整體書寫結構有所不同,極有可能不是同一人(彌勒菩薩)所造。

而龍樹揚世友破《發智》、《婆沙》,無著引《婆沙》宏彌勒,皆無不與說一切有部相關。僧伽所著《修行道地經》等莫不是瑜伽師所宗。

世友(婆須蜜)著作有《阿毘達磨界身足論》、《眾事分阿毘曇論》、《阿毘達磨品類足論》、《異部宗輪論》。那麼,問題來了,大乘中觀宗的 龍樹菩薩揚二乘 世友菩薩,而破尊者迦多衍尼子所造《發智》、五百大阿羅漢所造《婆沙》,龍樹菩薩是否破和合僧?當然非也。阿毗達摩的論議形式本就針對法義做抉擇、批判、思考,與破僧無關。

整理成唯識論述記,另外做成述記問答,書名暫時未定,述記也有幾百句因明立量,不論是大乘中觀、唯識,或者二乘、乃至印度六派哲學,基師皆一一立因明量。編輯成唯識論述記,古人沒有斷句、而今人斷句也有問題。如果能將問答、立量再另外整理成書,對於想要深入唯識學者,應當會更善。整理的過程艱苦、孤獨、利用空檔的時間,一個人整理六十五萬數千古文、標註、撰寫成為問答形式。整理到開始質疑自己的人生,何必如此辛苦?不如樂於追求事業名利多好,隨時有錢賺,不是更好?幸好,身邊總有善知識能互相砥礪。

古者,只有日本良算的成唯識論同學鈔根據日本唯識南北宗整理成為問答。但,不是專指成唯識論述記一書。基師述記倘若未事先閱讀阿毗達摩論,可能要深入修學則非常難。縱使是學唯識之學者也會錯解。

平等性智源於佛教最後的法輪,解深密經所說三自性三無性理。有些學者認為此經並沒有提出八識心王的說法,實際上於初品後即是。

並不是說,非得要有相同的名詞出現才能表義,如果是的話,那麼,大毗婆沙論提到種子說,是否與唯識教理所說都相同?婆沙師的種子說在於有漏法上說。而唯識教理除有漏種外,另外建立本有與始起,與無漏種。

許多研究唯識學者,不論正反方,都專注於阿賴耶識,殊不知,依附於阿賴耶識但屬性不同的無漏種才是唯識學所謂的如來藏學與佛性義,佛性也分三類說。

問:有人說:《入中論釋》云:「隨一切法自性轉故,當知唯說空性,名阿賴耶識。」月稱論師即如是許,頗有自命善唯識者,由見起信說如來藏名阿賴耶,與唯識說不能相符,即便驚愕狂興謗言,甚至說非印度人造,誠乃少見多怪之相。

答:「《起信論》中,『體大即真如體,相大即是無量性功德相,用即能生世、出世善因果』者,用大,有為行是如用,故能生一切」者,此亦不爾。真如豈有作用?若有作用,同諸行故。如增上用,諸法得生。此理可爾,不為生用。

佛學、佛法,皆是讓人參透生命的哲學,或者說修行,修斷生命的惡行,超越生命本質的苦。

只不過,許多人利用這樣的方式,而傳授他自己根本都不信受的價值觀。收費有幾種:高額課程費用,諸如一年高達六十萬台幣以上。隨喜贊助一百萬雕刻觀世音菩薩像、或者其他佛教聖像。再者,即是種種的法會,用種種名稱的經懺以作為募資的方式,一次二十萬、三十萬的捐贈,不具名也可。

再轉投資到其他產業,諸如國際軍事產業、專注國際急遽發生戰爭的地區投資戰爭財等,以獲取利益。再將資金轉成其他數位貨幣形式,或者開曼群島等。

日本更改新年號:「令和」,除出自日本萬葉集外,另外可從《雜阿含經》中尋覓到。如:「遠離兩舌,不傳此向彼,傳彼向此,共相破壞,『離者令和,和者隨喜,遠離惡口』,不剛強,多人樂其所說」。

在1039經所說的是 佛陀為在家弟子淳陀依照五戒的短經,淳陀為鍛工之子,佛陀接受其最後的供養旃檀樹耳,西洋學者認為是此旃檀樹耳為豬肉,然實際上為一種蕈類。

他這習慣是從小時候父母給他一百元零用錢開始的。與其說是零用錢,倒不如說是他從父母的錢包中偷來的。他將這紙鈔按照對角的方式摺疊起來,將其摺疊到最小化。然後,將這摺疊成為小方塊的紙鈔,塞進內褲裡頭,或者塞進襪子裡,這一個習慣一直保持到現在。

「我沒有錢。」縱使年邁的父母開口跟他拿錢以度過日常生活所需時,已經開公司員工有十多人小規則的他,還是如此說。慳貪金錢的性格,從他小時候就能發現出來,專業教育也改變不了他,這就是過去式的習氣染種帶到現在世,倘若沒有三世因果,那麼,每位眾生的習氣、思想、行為怎麼會有所不同?

近人多所引用天台、唯識今學義,然多引用天台者破天台、引用唯識今學者破唯識今學,又或教授天台以破唯識、教授唯識以破天台,我以為不妥。

七住、十住等心不退雖諸經皆有說明,然為天台智者大師最早闡述,雖義與彼等所說不同,然彼等所建立義皆多為引用天台宗實際創始者智者大師所說。

而近人學唯識今學者,以為玄奘、窺基二師等人否定天台智者大師說、甚或舊譯所言,然奘、基二師與智者皆為善擇諸法,如智者辨南北地論師、攝論師謬見,窺基法師於《雜集論述記》多所引用舊譯名相,諸如:初、二、三、四禪,彼人說舊說四禪義多所錯謬,然善解因明、對法論之窺基法師亦多建立,究竟是彼正抑或基師義正?也有人說天台智者言論為憑空想像,然,智者大師亦深入阿毗達摩,在當時,已經翻譯了許多論書,智者大師諸書皆多所引用。

《梵網經》為近代日本、中國學者評論為偽經,所根據者論點不過如下:

一、 鳩摩羅什未譯。
二、 鳩摩羅什於秦王姚興逼迫下與妓女同住。
三、 龍樹於大眾部出家、無著於一切有部出家,二人均未授梵網菩薩戒。
四、 現存梵文本僅存大論菩薩地,未見《梵網經》梵文。
五、 根據藏文本僅留大論菩薩地,未見《梵網經》藏文本。

解,初,按照彼等學者論點,反證如下:
羅什未譯《瑜伽師地論》,是否《瑜伽師地論》亦偽?於 玄奘三藏口述、窺基法師記錄而成的《成唯識論述記》中,也曾引用該經。《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九末》:「論:常生諸佛大集會中,述曰:即常生在他受用土中,如《梵網經》、《十地經》說,至下十地中廣說」按照窺基法師《義林章》,主要是解釋盧舍那佛他受用身、土自在,而基師亦於多處,如《說無垢稱經疏卷二末》、《成唯識論料簡》等皆引用《梵網經》。此《梵網經》非《梵網六十二見經》,《梵網六十二見經》並不說盧舍那佛境界。

安慧系是否被玄奘、窺基法師排擠?

《成唯識論述記》引用最多的經論主要有:《瑜伽師地論》(《大論》)、《對法論》(雜集論)、《阿毗達摩俱舍論》、《攝大乘論》。特別是《瑜伽師地論》,總共有537處引用。

基師於《成唯識論述記》多處引用安慧菩薩《雜集論》並與《俱舍論》做法義整理。有學者說窺基等人包藏私心,獨排安慧等系,唯尊護法一系。若然,何故多處引用安慧雜揉的《雜集論》?《雜集論》引用也將近500處之多。

基師於成唯識論述記云:
「常阿賴耶應不受熏,以是常故,如虛空等。若不受熏,即無生死、涅槃差別。此上解「轉」。」

宗:常阿賴耶應不受熏
因:以是常故
喻:如虛空等
合:若不受熏
結:即無生死、涅槃差別

此句破真常唯心論者,真常唯心論者認為阿賴耶識即是真如法性、空性,恆常不變。倘若阿賴耶識不受熏,則眾生就沒有生死、涅槃的差別,然阿賴耶識必有受熏、持種故,有種子法依附故,即非是自性常。

第 1 頁,共 2 頁

搜尋本站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