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為什麼說對於漢語不深刻者,學習佛法也不會深刻?甚至在生活體會上也不會深刻?
諸多論師所做註解大抵廣引諸典,如精通五印度語(梵文)之唯識宗 窺基大師於《妙法蓮華經玄贊》中,引用《春秋》、《字書》、《廣雅》、《玉篇》、《說文》、《切韻》、《周禮》、《通俗文》、《物理論》、《詩》、《廣志》、《蒼頡》、《字書》、《國語》、《漢書》、《風俗通》、《釋名》、《字林》、《方言》等漢語古經論以證佛理要義。

<

div>

過了幾天,打來了電話,聽得見電話的一端有紡織娘吱聲,聲聲作響,這也是大都會中,像是台北、北京、東京、大阪、巴黎市區聽不見的。大城市中,往往聽得見的不是汽車聲、機車吹油門聲、就是電車到站出站之聲。隨著紡織娘之音鳴、諸狗小吠,仰望著天空,無光害之處,滿天的星斗,這也是鄉間才能帶來的寧靜與安詳。

基師於《成唯識論述記》說:「言所知者,即一切法若有若無,皆所知故。了所知智,說之為解。礙,是障義。由法執類,覆所知境,障礙正解,令不得生。言正解者,正覺異號,梵云菩提,此翻為覺,覺法性故。末伽,言道,遊履義故。古云菩提道者,非也。由法執類,覆所知境,令智不生,名所知障。此從所障,以立障名,所知之障,依主釋也」,此中所解釋的為《成唯識論》論文:「由斷續生煩惱障故,證真解脫;由斷礙解所知障故,得大菩提。」

每個行業都很好,透過自己每日的努力讓周圍的人生活平安、幸福,這種滿足感,也是一種善。而只是想讓周圍的人都幸福的這種感受,自身這個假我也能讓社會減少暴戾之氣。人之所以會時常感到憤怒、暴戾之氣,那是因為他們沒有獲得內心真實的幸福,他們覺得社會欠他很多,世俗諦也好、勝義諦也罷,光說不練也無用處,遇到不如意、與自己看法不同就暴跳如雷,與小朋友沒有兩樣。

<

div>

散讀隨筆:
一、日本佛教學者羽溪了諦關於西域的佛教一文值得閱讀,內容提到新疆也就是東突厥斯坦,在一九二零年代就是如此稱呼。而于闐佛教傳入到當時的中國,也起了三乘佛教莫大的作用,特別是大乘佛教、華嚴經等傳入。羽溪了諦先生於1930年曾經於日本出版之國譯一切經翻譯龍樹中論、並且也參與了巴利語大藏經翻譯的工作。這也是日本學者重視西域(中亞)佛教研究之重心,中國佛教經典翻譯工作大抵除玄奘、義淨三藏皆為漢語系外,其他皆來自中亞像是東突厥斯坦、阿富汗、錫蘭與印度等地,顯見佛教傳導在當時乃藉由中亞輸入到中國,正如同商業貿易一樣,哪裡物資缺乏可供買賣契作者,就輸入到哪裡做生意一樣。若該地相關物資不缺,則無可能輸入該地達成商業交易,文化的輸入也是如此。

許多學藏語中觀者,莫不以月稱論師中觀破唯識,然月稱所處年代與玄奘三藏應當為同時代者,為什麼在當時並不待見?在同一個時代,玄奘(602年4月6日-664年3月7日)月稱(600年-650年),同樣是七世紀的人,在同一座佛寺-印度那爛陀寺,而奘師回到中國之時間為唐貞觀十七年(643年2月25日),顯見兩者確實為同時代、且為同一座佛寺內共修,然無多證據顯示奘師與月稱有交流過,足見月稱當時並不如智光、師子光。

總覺得我的人生就像是倒吃甘蔗,常人說富不過三代,從曾祖父到父親確實是三代,小時候在台南出生,當時父親經營東南亞外銷皮毛的市場,眷養了數萬到十多萬不等的兔子,請工人等到兔子成熟了再予以剝毛,這些皮毛能夠賺不少錢。而兔肉也能內銷。生了我之後,母親學佛,奉勸當時還是摩門教台南麻豆教會長老的父親不要再從事這些產業,畢竟也是殺生。

就這樣,事業做得大也收起來轉行。記得家裡當時都是歐美人,畢竟父親當時是摩門教長老,負責招待從各國來台灣傳教的信徒與傳教士,依稀記得家裡總是門庭若市,而門庭若市之後,對於世間人來說就是眼紅之時,家族中長輩算計爺爺創業的土地數甲,說是日後蓋成社區後,就會給幾棟房給父親,想當然耳,人世間縱使是白紙黑字對於真心沒有信用者也無用,更何況是一開始就設局的人呢?當然爺爺也從不計較這些,總是一個人默默的抽煙、望著遠方低頭沉思。

前言:
法相唯識學向來為學習佛法者認為艱深之學,特別是玄奘三藏所翻譯之各種經論,而其直傳弟子窺基大師,著述因為龐大而有百部疏主之稱,現今遺留下來的著作也尚存無幾,我們如何深入法相唯識學?應當以玄奘三藏所傳之教法為主。

 

問:《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的出版目的是什麼?
答:最近花費一些時間將大唐玄奘三藏直傳弟子 窺基大師,也就是法相唯識宗實際創始人的著作《大乘法苑義林章》一一的標註與校勘,總共有兩千四百多條。原文原本僅有二十多萬餘字,經由標註與校勘基師引用的經論原文,內容增加至九十餘萬字。

週末,隨意散策,或許這就是人生中的唯一嗜好。散策中你可以觀察到眾生種種相,有的獨一自人拿著手機坐在椅子上看著訊息,有的則夫妻情侶牽著手、有的則無牽手彼此認真的討論起與彼此毫無關係的事情,他們往往討論的不是真理、不是如何增進生命品質的向度,更遑論信仰與實踐等課題,議題往往落在於事業如何發展?誰家又賺了多少錢?等下要去美容,又或者該買新衣服、保養品,而男方總是默默聽著或者朝著遠方看其他景色、或者其他姿態頗佳的女性。兩排菩提樹樹葉尚未茂密,因為尚未到生長新葉的季節,傍晚時分,湛金色的陽光一一射向水池與呈現凸型體的流線設計建築物,四月天的氣候顯得時而溫暖,地上的樹葉也落下幾片,唯有一隻白鷺鷥佇立於水池中,不問天下事,或許已經看透了人類的紛爭與非量的執著,只是靜默的密著身軀閉著雙眼像是一坐禪中的老僧,只不過其形體為鳥類。

# 前言: **許多人認為唯識宗不談如來藏,然依照直接與 玄奘三藏修學之窺基、圓測、慧沼三師,皆談如來藏義,於下諸論疏將內文關於如來藏義顯示出來,特別是基師,係直傳受學於 玄奘三藏,許多學者撰寫論文每每言及唯識宗不談如來藏,然觀其論文未必為正確,今之學者每每引用他人之文而不深入契經,故多說唯識宗不說如來藏義,縱使頗富盛名者,亦復如是,何以故?僅只憑己喜好隨意斷言、治學不夠嚴謹所致故。** **唯識宗與如來藏相關論文內容,如下所示。**

晚上閱讀了大日本佛教全書中的《大乘法相宗名目》,為一千年左右的日本法師藏俊(1104-1180)作品。

很久沒看紙本書了,用螢光筆做上了記號,在文字與文字間的關鍵字上。或許閱讀使人保持沉穩與專注、耐心與毅力,不為了什麼功名成就而閱讀,只是純粹的閱讀。一百多冊的全書,光是一本就需要深入多時,足見日本學者往昔之專注力,這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許多網路的新聞不是過度無知、就是極為膚淺,目的也只是為了方便網路上閱讀者不需思考,直接瀏覽標題所致,然這也會產生許多問題,諸如:訊息來源是否真實?文章是否東抄西抄?或者修改他人文章而成?

如是愚人獲得如是法無價寶,不求無上正等菩提,而反求彼世間名利,如世愚人得無價寶,反行乞丐。

於事者,一切世俗現象活動皆是。於義者,一切世俗現象正理、法則皆是。所以,蘊、處、界事義皆能相通。 蘊、處、界活動之法則,皆是俗諦,此中所說皆為遮遣。 所以要依照義理而不依照文字,方為了義。

許多人學佛總有一個毛病。

那就是覺得自己所學為大乘佛法而貶抑所謂的小乘、南傳佛教。不論是學中觀、還是唯識、淨土、禪宗、藏語佛教等,幾乎都有這種毛病。他們總是說,這些南傳佛教否定大乘佛教的教理與傳承、甚至菩薩道的說法與大乘佛教不同而覺得這些南傳佛教者實在可憐憫,總想去救贖這些人。然而實際上,沒有誰能夠救贖誰,只有自己覺醒才能救贖自己。而自身往往學佛僅有幾年,他就會犯上一種毛病,總認為學者的研究為真、而不欲深入契經,甚至認為學二乘阿毗達摩的教法是為了圓滿大乘的教理,也就是說,二乘阿羅漢聖者的說法與解脫道在這批大乘行者看來,實在是微不足道的自了漢,心生慢心而不知檢討自身對於一切教法的了義之說,總想去救贖他人。

第 1 頁,共 4 頁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