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我見與心識

羽田機場非常美麗的日本畫連屏。

先前寫道投胎是門技術活,多數受苦的人並不是自己願意也是自己願意的轉生到這個地球,而出生於不同的國家、城市,則又有不同的身份,這些身份僅只代表自己在今生所轉世所得到的一種標籤。

但是,有些人特別在乎這樣的標籤,或者隨著政客、媒體操作,而不願意從多方面的角度去沈澱自己的心靈、觀察這個世界。

凡夫位是否能觀察到第八識,與如何比量觀察第七識、第六識,與我見又有什麼關係?

第八識唯有初地菩薩方能觀之,其他人說不用初地就能觀察第八識,皆是虛妄想像。我見,俱生、分別,六七二識皆有。末那識(第七識)《三十頌‧第六頌》云:「四煩惱常俱 謂我癡我見 並我慢我愛 及餘觸等俱」,按照八段十義此為心所相應門、染俱門。何謂我見?《成唯識論》云:「『我見』者謂『我執』,於非我、法妄計為『我』,故名『我見』。」又說:「未轉依位』恆審思量所執『我相』,『已轉依位』亦審思量『無我相』故。」

 

既為恆審思量即能末那恆緣現境為我,如生為日本人執著為日本人身份為我、生為畜生道有情,即執畜生道有情為我,即是此識作用。此識恆執『自地藏識』為『內我』故,『我見』唯緣『自地』起故,不見世間俱生別緣他地法為我等故,隨所生處執為我。

而意識呢?《述記》說:「然以『我見』為所依本,諸見得生,故名『一分見趣所依』。『趣』者『況』也,或『所歸處』也。」篇幅過多,略已解釋。現行為我,《述記》僅只一處說:「論:不見世間執他地法為我等故,邊見必依身見起故。述曰:一解云︰無有見道別緣我見,有計他地現行為我。以別緣者,見所斷故,邊見亦爾,依彼起故。今此所解一分常等,隨於色界繫我後而生。此極有理。然此正是得彼定者依宿住通,執為彼常,故如所說。」然此非說明了現行為我,而乃說眾生執著他地現行為我,故後又說為見道所斷故。

明了,一般所說的是心識的作用,而非說我見。如說第八識:「此識行相極不明了,不能分別違、順境相,微細一類,相續而轉,是故唯與捨受相應。」

也就是說,當一個人見到他人受苦、或者依於自地而未能生起智慧、慈悲心,這是非常普通的事情,因為是眾生故。

那麼,如何了解到末那染污呢?隨所生處執為我故,就能明白一般有情並不能從第三者、多方的角度去觀待諸法的變化,所以有了種種明明是自身製造仇恨的心,卻又無法反觀自己的行為而隨著共業所感去執行這樣的作用,這就是我見,而這種我見,正是佛陀告訴我們要斷除的,那麼斷除了我見後,就沒有一個能思考的我嗎?能思考的我也是我見,隨著逐漸伏除諸識幻相,而才有了重新轉依的可能性。

可是當你告訴眾生說,這樣的行為是製造仇恨的,他們卻會跟你說,他們的行為來自於正義,因為他們生活在自己所處的世界,投胎所帶來的標籤,諸如種族、性別、往後的人生經歷而遭遇歧視,就同樣採用一樣的作用力去對抗曾經歧視他們的族群,有這種族群、民族的我的體會,正好是這世界彼此仇視的源頭,而開放的制度,僅能說明是提供生活於此的眾生有一個選擇的機會罷了,僅只是助緣,而非正因。

但是如果缺乏助緣,則正因亦不會有結果。

搜尋本站

請書

amazon

前往:Kindle商店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