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群盲

二戰的德國在當時集中營殺死了數百萬猶太人,問題來了,在集中營以外世界各地的人們了解到集中營本身的問題嗎?我相信他們也能夠了解到,然而當時德國於經濟、科技上也是名列前茅。而日本當時也是如此,那麼,為什麼在當時,人們會默許或者跟著稱讚帝國主義呢?原因無他,群盲,烏合之眾。會成為納粹或者帝國主義都有一種傾向,那就是在某種程度上於經濟、科技都能與世界彼此利用,他們了解到當我在拓展我的暴力時,其他相關利益者也將因為我的暴力而獲得利益,成本低廉、可控制成本的因素,沒有考慮到良知與道德。
倘若於當時有法國餐廳開在集中營內,讓僅有在集中營內的公部門人員得以進入門市購買,又或者設立一個觀賞區讓富豪觀賞何謂集中營的生活,你想會有多少人買單?應該為數不少。在歐美有位前衛的女性藝術家,她嘗試在展場上不限制任何形式而將諸多武器放置在展場內,而她僅只光著身軀展示著,未幾,一開始僅有一兩人對她吐口水、打她耳光,再過不久,就有人拿著鞭子抽她,她的身體上開始充滿了諸多傷痕與血跡,最後,有人拿著槍準備開槍射她,....。
「於諸眾生無有作愛,修善無足多聞無厭,所作堅固與賢聖同。於非聖者生大悲心,親友堅固怨親同等,等心眾生。於一切法無有悋惜,如聞開示思所聞義。於諸欲樂生無常想,不貪愛身觀命如露,觀於財物如幻雲想,於男女所如閉獄想,於眷屬所生於苦想,於在田宅生死屍想,於所求財毀善根想,於其家中生繫閉想,於親族所生獄卒想,於夜於晝生無異想,於不堅身生堅施想,於不堅命生堅命想,於不堅財生堅施想。」
這就是群盲,在一種默許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能獲得輕鬆的利益時,不論是身體、語言、意念上的暴力,都會徹底的呈現在大眾面前,呈現了,彼此更加融入其中而產生集體意識上的暴力。所以,佛陀說無知(無明)乃十二緣起之初,不是沒有道理。戒的產生,就在禁止與不隨喜、不讚嘆自他一切的暴力。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